最高檢微博圖片



  【昆明火車站暴恐案4名被告被提起公訴】記者從最高人民檢察院獲悉,近日雲南省昆明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將“3·01”昆明火車站暴力恐怖案件四名被告人向昆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昆明市人民檢察院認為,四被告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依法應當追究刑事責任,遂依法提起公訴。
  相關報道:
  毫無徵兆,昆明火車站遭遇一場血洗。
  3月1日晚,10餘暴徒手持長刀,從站前廣場到臨時候車室、臨時售票區、第一售票大廳,一路殺戮而來,驚慌失措的旅客紛紛被砍倒下。當公安民警到場處置時,暴徒仍持刀頑抗。警方在鳴槍示警無效後,果斷擊斃其中4人,擊傷1人並抓獲。
  短短12分鐘的殺戮,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傷。這是一起有組織的、嚴重的暴力恐怖襲擊事件。其餘暴徒仍在抓捕當中。
  銅牛雕像下暴徒乍現
  3月1日,星期六,晚9點,昆明火車站。即將踏上旅途的人們,有的和同伴走在廣場上,有的坐在臨時候車室,有的在第一售票大廳排隊購票,有的則在臨時售票廳取票,有的在二樓候車大廳候車。
  20歲的女孩陳自宏和男友坐在臨時候車室里,打算去麗江上學。
  9點20分左右,陳自宏註意到一件奇怪的事。離他們不遠處,候車室的中間位置,一名穿黃色衣服的男子突然從座位上站起身,和邊上的人爭執起來。很快,兩個人打了起來。“看到他們打得很激烈。我們都很害怕,很多旅客都四處慌跑。我們就趕緊往售票廳裡面跑。”陳自宏說。
  和陳自宏一樣,很多人涌向一號售票大廳。
  旅客王定庚註意到,廣場上有兩個全身穿黑色衣服、蒙著臉的人,一步步邁向第一售票大廳。
  黑衣人身上藏著長刀。然而,手無寸鐵的旅客們,起初並未意識到危險迫近。
  據央視報道,當晚,10多名持刀暴徒,從昆明火車站廣場上的銅牛雕像處開始砍人。隨後,暴徒進入第一售票大廳繼續行凶,之後進入臨時售票區殺戮。
  有人在事後回憶起暴徒的特征。其中一名女子,30歲左右,身高1米65到1米70,一身黑衣,頭上有黑色絲巾。一名男子30歲左右,身高1米7左右,身穿灰色衣服,中長頭髮,微胖。
  從1號窗口砍到14號
  尖叫聲打破了火車站的平靜。
  在站前廣場上,哈爾濱人王宇和父母在一起,一家人準備坐火車回故鄉。突然間,王宇發現遠處出現一群人,“手裡拿著五六十釐米長的砍刀,見人就砍。”
  看到歹徒直奔而來,王宇和父母立即向火車站旁的招待所跑去,但王宇的母親被一張椅子絆倒。“我沒拽起我媽,我父親趕緊去拉母親,那凶手就一刀扎到我媽喉嚨上……”王宇哽咽著說。
  歹徒沒有拔刀,而是換上另一把刀,追著人群,繼續瘋狂砍殺。
  來不及多想,王宇跑向招待所。
  匆匆跑出臨時候車室的陳自宏,和男友拖著箱子,衝進了第一售票大廳。在他們身後,傳來一片慘烈的呼救聲。王定庚看見,兩個黑衣人一路砍人,很快進入第一售票大廳。
  正在第一售票大廳7號窗口買票的旅客楊女士看到,兩個黑衣人徑直走到1號售票口,其中一人手持一把砍刀,另一人持兩把砍刀,刀長約一米。兩人一路從1號窗口砍向14號售票口。
  26歲的陳玉德正在買去麗江的票。聽見有人尖叫,他循聲回頭看去,頭上便被砍了兩刀。他下意識地往前跑,腰部又被砍了一刀。他摸了一把,滿手是血。
  大廳陷入混亂,慘叫聲此起彼伏,人群隨即往大廳外面涌。
  王定庚擠在人群中跑了出去。他看到,廣場上一個中年男人趴在地上,背後插著一把刀,“只看到刀柄,太恐怖了”。
  第一售票大廳門口的臨時售票區,貴州人左如興帶著兒子,與朋友潘華兵父女站在這裡。左如興說,七八個黑衣蒙面人突然出現,他們抽出長刀,朝周圍人狂砍。其中一人揮刀劃向潘華兵6歲的女兒,潘華兵快步上前,把女兒拉到身後,自己咽喉挨了一刀,血涌如註。
  左如興拉起兒子和潘華兵的女兒,飛奔逃走。奔跑中,左如興看到身邊一男子,被暴徒一刀從背後捅入,刀拔出後,人撲倒在地。
  餐館商店庇護逃命者
  火車站陷入混亂後,警笛聲大作。警車從各個方向趕來。驚慌失措的人們,本能地四散而逃,躲避黑衣人和長刀。
  火車站西北角的中國郵局是一個較大的避難點。不少旅客陸續拎著行李,從火車站跑到這裡,50歲的保安馮師傅和另外4名保安在這裡值班。
  馮師傅打開郵局大院的門,40多個旅客跑到裡面避難。之後,他關閉大門,和同事手持鐵棍站在門口。陸續有旅客跑過來,馮師傅會開門接應,很快,院子里聚集了近百旅客。
  附近的商店和餐館也成為臨時避難場所。王定庚跑進了一家商店,裡面擠滿了年輕人,商店老闆把門上了鎖。過了一會兒,聽到外面有人喊“安全了”,擠在店里的人走出來,準備返回站前廣場。但不久,廣場上又有人喊“還有危險”,大伙兒又跑了回來。
  一些受傷的群眾逃進附近的鐵路賓館自救。賓館門口,隨處他們留下的斑斑血跡。
  一位旅客拖著行李箱跑進廣場旁一家重慶餐館。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涌入,食客也停下了筷子,站起來往牆角躲。老闆娘陳芳高喊著,提醒就餐的顧客照看好自己的財物。門外,提著行李的旅客、沒穿鞋子的旅客四散逃命。陳芳招呼著跑到門前的旅客進屋。很快,80多平米的飯店便擠滿了人,很多沒地方站的旅客直接站在了桌子上,竈臺上。“實在是太多了,但是飯店已經容納不下。”陳芳說,她忍痛讓伙計把捲簾門拉了下來。
  飯店里瀰漫著一股緊張而又悲戚的氣息。許多小孩子和婦女在哭泣,男人們也迷茫而無助。
  陳芳說,當時飯店里塞進了兩百多人。大概到了22時左右,她才將捲簾門打開,發現外面全是警察後,讓旅客自行離去。
  記者採訪時,許多人對陳芳的行為鼓掌致敬。陳芳說:“這些暴徒太殘忍了,沖老百姓下手。我也是能力有限,能救一個是一個,相信換一個人也會這樣做!”
  副所長帶人沖向歹徒
  有目擊者說,最先到場的警察大多沒有佩槍,只有警棍。在鐵路賓館內,兩名警察被持刀的暴徒當場砍傷。
  在廣場上,佩槍的民警果斷開槍。在場的旅客膽子大了起來,有人高叫“警方開始擊斃暴徒”。
  慘劇發生前,宏盛招待所的陳宇貴正在出站口拉客。因為影響了秩序,他和幾個同伴被車站派出所的
  民警帶進治安亭。
  進去沒多久,廣場發生騷亂。見狀,正在給陳宇貴登記的派出所副所長張立元,給治安亭里的每個人發了一根木棍,自己抄起一根防暴叉,帶領大家一起跑了出去。
  陳宇貴出去一看,“蒙了”。兩男兩女在站前廣場的臨時售票區見人就砍,地上已經躺著十多個人。
  張立元跑向歹徒,向他們喊話:“喂,你們幾個來砍我!”突然,不知從哪兒又竄出來一名歹徒,5人一齊向張立元砍去。
  張立元揮舞了下防暴叉,向人少的公交車站場跑去。“他是想引歹徒去人少的地方。誰知歹徒跑到一半停了下來,拐回去向火車站第一售票廳砍殺。”陳宇貴說。
  幾名保安與歹徒展開對峙。保安老劉截住一名
  歹徒,卻被刀刺中前胸,倒在血泊中。另一邊,保安小丁一棍打在一名歹徒身上,瞬間被5名歹徒圍住,亂刀砍死。
  陳宇貴提著棍棒和張立元以及頭上已經有約10釐米長刀口的火車站派出所執勤三中隊隊長謝林一起趕過去欲解救小丁。搏鬥中,張立元被歹徒一刀砍斷左手手指。謝林和陳宇貴等人將張立元救下。
  特警開槍擊斃4凶徒
  5名歹徒繼續向北京路與永平路方向砍殺,張立元、謝林等人帶傷在後面緊追。在三葉飯店門口,大家將歹徒圍在路口。
  警察朝天鳴槍示警,5人仍然胡亂揮舞著手中的刀不斷挑釁。隨後趕來的特警開槍,4名歹徒倒地。一名蒙著頭巾的女性歹徒仍然不放下凶器,被警方擊中肩胛處,倒在地上。
  陳宇貴脫下自己的白襯衣,緊緊按在謝林的頭部。“沒多久,衣服就被血滲透了。”陳宇貴哽咽道,“我和大家抬了四五十名傷員到剛開來的一輛公交車上,車廂地板上全是血,空氣中都是血腥味,好多人在哭。”
  塞滿傷員的公交車急速向最近的鐵路醫院駛去。到達後發現,鐵路醫院已人滿為患,一車人被送往成都軍區昆明總醫院。
  從最初的騷亂到隨後的瘋狂砍殺,前後大約12分鐘。據官方消息,警方在鳴槍示警無效後,果斷擊斃其中4人,擊傷1人並將其當場抓獲。
  當晚,143名傷者被安置在昆明第一人民醫院、雲南省第一人民醫院等10多家醫院。
  截至昨晨5點,此次嚴重暴力恐怖事件已經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傷。死者中,包括兩名車站殉職的保安,傷者中有7名公安民警。其中,警察王海港和謝林身負重傷,仍在搶救。
  昨天早上,昆明火車站現場仍血跡斑斑,清潔工正在清掃地面。據瞭解,臨時候車室和臨時售票區是最嚴重的兩個殺戮地點,從凌晨兩點開始,清掃5個小時,血跡仍未掃凈。而在臨時候車室,遇害的旅客多達11人。
  中午,火車站恢復售票,售票大廳人來人往,買票者井然有序。地面已經清潔乾凈,看不出有殺戮的跡象。
  臨時候車室則仍被特警看守,一道道警戒線提醒人們,這裡遭遇過暴徒的血洗。
  □逝者
  急著回家的他再也見不到妻兒了
  3月1日晚9點,33歲的曲靖火車站搬卸工王天斌被親戚送到了昆明火車站。出門幾天,他不放心妻子和3個孩子,急著回家。次日凌晨,親屬們在太平間找到了他的遺體。
  “他就在昆明的妻弟家住了兩天,本打算坐火車回曲靖,人就沒了。”王天斌的堂弟說,當晚王天斌執意要回家,因為外出幾天不放心家裡。9點多,開出租車的妻弟把他送到了火車站。半小時後,妻弟得知火車站出事了,立即趕到火車站,現場一片狼藉,被警戒線封鎖。“大家不敢往壞處想,希望他已經坐上了火車,離開了昆明,期待兩小時後他能平安到家。”王天斌的堂弟說,可過了12點,妻子也沒盼到丈夫歸來。
  親戚朋友們全亂了,連夜開車趕到了昆明,一家一家醫院找,最後在昆明市第三人民醫院找到了他的屍體。
  “家裡很不容易,全靠他一個人。”妻子聶柳英紅著眼睛說,王天斌在曲靖火車站當搬卸工,靠賣苦力掙錢,每個月六七千的工資養活全家5口。聶柳英沒工作,沒文化。三個孩子中,兩個兒子分別上一年級和四年級,一個女兒上三年級。
  “他沒什麼愛好,就是愛上網。”聶柳英抽泣著,追憶說,因為家裡沒電腦,以前王天斌隔三差五去網吧上網,現在孩子們都上學了,他壓力也大了,為了多陪孩子學習,他放棄了僅有的一點小愛好。
  京華時報記者李顯峰孟凡澤綜合新華社、央視、《人民日報》報道
  派出所副所長喊“來砍我”引開歹徒
  昆明暴恐事件的143名傷者中,包括多名民警、外出打工者和返校大學生。其中,大理學院、雲南大學旅游文化學院均為3月1日、2日兩天開學,兩校均有學生在此次事件中受傷。
  返校大學生躲在售票窗鐵欄里“心很慌”
  3月1日下午,大理學院大一學生何兆陽和何其超從雲南宣威老家來昆明,他們打算搭乘晚上的火車去大理。因為票源緊張,加上打算省錢,兩人買的是無座站票,票價32元,需乘坐約7小時。
  事發時,何其超正在昆明火車站的售票大廳取票,幾名暴徒持刀闖入大廳內開始砍人,售票大廳排隊的人群四散奔逃。何其超情急之下,蹲在售票窗前半人高的鐵柵欄裡面。
  這個鐵柵欄是為防止插隊而設,沒什麼遮蔽作用,反而使人無路可退,何其超感覺“心很慌”,但又不敢多動。幸運的是,因為距離較遠,暴徒並未註意到他,從而逃過了一劫。
  他的同學何兆陽則沒這麼幸運,暴徒們離開售票大廳後,走向火車站廣場的臨時候車室。在此等候何其超的何兆陽躲閃不及,脖子被暴徒砍了兩刀,共縫了十幾針,目前已脫離生命危險。
  外出打工者幾十人跑進廣場公廁不敢出聲
  和何兆陽同樣坐在臨時候車室里的,還有來自雲南省祿豐縣高樓房村的普學東和妻子楊自青,兩人在杭州市某冰箱廠打工。
  事發時,他們和另外四名老鄉一起在附近飯館吃完晚飯,坐在廣場上的臨時候車室,等待當晚10點去浙江杭州的列車。晚上9點左右,距離火車發車還有一小時,暴徒沖了進來,楊自青的第一反應是,這些人是檢票遲到的乘客,隨後暴徒持刀朝乘客們身上砍去,候車室的人們開始四處奔逃,周圍響起尖叫聲和哭喊聲。
  隨著人流,楊自青跑到了站前廣場附近的廁所里。因為緊張,楊自青進門前摔了一跤,幾乎是爬進了廁所。楊自青回憶,當時廁所里有男有女約幾十人,大家鎖好門,儘量避免發出聲音,直到幾名暴徒被擊斃後才離開。
  她的另外兩名老鄉躲在一家飯館中幸免於難。丈夫普學東背部中刀,失血過多身亡,其他兩名老鄉也身受重傷。
  57歲的楚雄人石克香本來2月份就要去天津某建築工地打工,但當時北方天氣持續出現霧霾,她向老闆請假推遲了行程。不料遇上暴徒襲擊,她的身體多處遭砍傷,截至昨天下午5時,石克香仍在重症監護室中。
  執勤民警鳴槍示警後 暴徒持刀衝過來
  事發時,昆明市公安局北京路派出所民警謝啟明正在北京路上執勤,9點20分左右,他和幾名同事接到上級命令,來到火車站廣場協助制服暴徒。當時,暴徒已經砍傷多人,謝啟明看到“廣場上睡倒了一片”。謝啟明鳴槍示警,但暴徒沒有逃離現場,反而持刀向警察沖了過來。謝啟明打光槍里所有子彈後,頭部和鼻子均被暴徒砍傷,目前已脫離生命危險。
  1日晚間9時,宏盛招待所的陳宇貴在出站口拉客影響秩序,和幾個同伴被車站派出所警察帶入治安亭。沒多久,火車站廣場發生騷亂,正在給陳宇貴登記的派出所副所長張立元見狀,為治安亭里的每個人發了一根木棍,自己拿了一根防爆叉,大家一起跑出治安亭。張立元跑向歹徒,向他們喊話:“喂,你們幾個來砍我!”不知從哪裡又出來一名男性歹徒,五人齊齊向張立元砍去。張立元揮舞了下防爆叉,向人少的公交車站場跑去。搏鬥中,張立元被歹徒一刀砍斷左手手指。
  據云南省第三人民醫院院長孫建軍介紹,該院有一位警察傷情屬於極危重,至截稿時止還在搶救。此外,該院還有一名危重病人是來自廣西南寧的孕婦,已懷孕六個月,現在已脫離休克狀態,但胎兒仍處於觀察階段,能否保住仍不得而知。
 
創作者介紹

電台訪問

sbtttprc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